中国红木网





线条,是中国家具中的灵魂之所在




2021-04-01         

线条,中国传统美学中的灵魂之所在,家具亦不例外。

 

初次认识红木古典家具,深深地被它吸引的是那或刚劲简洁,或优雅流畅如行云流水般的线条,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简约却不简单。

 

中华传统艺术之美无一不体现在线条之中,书画为中国传统美学之集大成者中,从中可窥一斑。

 

彼时之文人雅士将自己对线条之理解,执着于笔墨之间。书法,是文人笔下之线条最基础、纯粹的表现。挥毫泼墨,让墨迹在纸张上呈现出的线条之韵律与情怀,造就出无穷的意象,这便是书法的艺术精髓。

 

而在绘画中,线条更是造型之根本,意蕴之灵魂。线条,它简洁有力而又变化无穷,于是它成为一种最能直写胸臆,抒发情感和体现个性特色的中国传统艺术表现手法。

 

古老东方的艺术史,可以说是一部线条造型的历史。秦砖汉瓦之上,青铜玉器之纹饰之间,笔墨丹青之墨色浓淡、笔锋回转变化之中,甚至于诗词歌赋之韵律,戏曲唱腔之起伏变化无一不是“线条”的艺术。

 

于是乎,想要读懂以明式家具为代表的中国古典家具,读懂线条是一条必经之路。

 

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一书中汇编的冠以“线”的名词术语有10多条,如“边线”、“灯草线”、“瓜棱线”、“混面起边线”、“脊线”、“皮条线”、“起边线”、“起线”、“委角线”、“线雕”、“线脚”、“线绳”、“压边线”、“阳线”等等。

 

明式家具的造型,将线条艺术的魅力充分发挥出来。明式家具的许多构件,本身就是线条。这些线条,依附于构件的形体,被称之为“线形”。

 

自明清以来,工匠们将线条美之神韵集中表现于在木隼结构间,便成就了明式家具之魅力,明式家具线条之优雅令文人学士们心神往之,甚至有弃文为匠之人。这样看来,明熹宗朱由校因为痴迷于木匠手艺荒废朝政,也不难理解了。

 

古典家具的线条,在各类椅凳、桌案的造型中都表现出简洁、流畅,优美而富有弹性和韵味。明式家具中的各类线脚,通过各种曲线、直线以及线与面不同的组合以及互相交接产生的立体效果,不仅丰富了家具在形体空间的层次感,也在丰富家具本身的艺术表现力。

 

明式家具没有繁复的雕刻装饰,没有华贵富丽的镶嵌,却自有一股端庄典雅之气,这大概应归功于明式家具对线条的表现上。

 

而线条,在各类椅凳中的表现具有相当的代表性。以明椅靠背为例,S”型的曲线,不仅在审美上与中国书法中“一波三折”之变化相互呼应,在功能上亦能满足人体倚靠时的舒适感。

 

有如椅背靠最上的横木--搭脑,起线条起伏变化多样,或翘或垂、或仰或倾、或出或收、或曲或直、或刚或柔,在满足坐卧、倚靠舒适度的同时,又都各具神韵。

 

能在审美情趣与实用功能间寻得如此完美的结合点,莫不与当时文人雅士参与家具设计相关。文人的参与,不仅将自己的艺术修养与审美情趣融入到家具制作之中,文人志士的“加入”还带来传统思想与哲学理念的对家具艺术的碰撞,此点在明式家具中,表现的更为流畅。

 

在明式家具造型中以线为之,处处以线入手,对于线条的运用也已简洁明快为主,自然动植物为题材。以自然寄托人之情怀,寄情于物的理念正与道家庄子“天人合一”之思想吻合。

 

而在明式家具中,各类椅凳最常见的是方中有圆,曲中有直的线条变化,寓刚于柔,以体现委婉、含蓄之美又可见儒家“中庸”、“以和为贵”之思想理念。二者思想相通之处,为求自然、浑圆以及完整之境界,明式家具的制作不吝惜木材,精心选材制作,整体形象犹如一木生成,浑然一体。

(责任编辑:中国红木网 hongm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