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木网





红木家具企业如何走过2020年?




2021-01-13         

临近年终,对今年红木家具行业的复盘总结,以及对明年经济形势的预判讨论日渐增多。

 

疫情之前,红木家具企业焦虑的是如何避免同质化低端竞争现象,呼吁健康有序地发展,还有明确的方向;可疫情发生到现在则是困惑,不少企业面临生死抉择,陷入了不知路在何方的迷茫。回过头去看,在2020年这个难熬的阶段,红木家具企业是怎么走过来的。

 

暴露出的短板应有个反思

 

疫情是一面镜子。面对这场世所罕见的大变局,传统制造企业的管理弊端随之显现。不少红木家具企业表现出对环境的变化并不敏感,没有对马上要变化或者已经变化了的经济环境作出及时的反应,导致难以应付数月停摆所带来的资金链缺口,更没有能力扭亏为盈,必然走到了停业破产的地步。

 

除此之外,疫情大考下的中国企业还暴露出创新力不足的问题,在新兴的消费需求面前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他企业占领市场。纵观红木家具企业,近年由于转型升级的压力,还有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很多企业只求平稳发展,不重视产品和服务的更迭,这就让它们在这次疫情中毫无招架能力。

 

这些短板和问题客观存在,可是,日后一遇到同类危机又有多少红木家具企业能抵御住呢?

优秀企业都是在逆境中趁“危”夺“机”

 

尽管国内疫情受控,经济持续向好,但让人忧虑的是,疫情带来的副作用仍在起效,红木家具企业两极分化情况更加突显。

 

一部分企业确实存在不思进取的行为,整天抱怨大环境不好,新客源难找,生意一落千丈;另一部分企业则在疫情过后,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思考和学习中,或涉猎新领域,或尝试新技能,持续不断地精进自己的实力。这让人想到了曾国藩的一句话:“凡善弈者,每于棋危劫急之时,一面自救,一面破敌,往往因病成妍,转败为攻。”

 

在行业价值链中,疫情给上下游企业带来的冲击,也会传导到企业的生产与销售链条上。因此,红木家具企业不得不重新调整自己的产品方向,来适应变化的市场需求。比如国寿红木玉如意系列新品、中信红木刺猬紫檀居境新品,还有明堂红木以“向往的生活”为名推出“合院”系列产品,都是立于对新时代中式生活美学的探索,尤其让年轻消费者深感兴趣,目前已在主流市场形成了一定气候。值得一提的是,居典红木给红木家具“装上”《珍贵红木(硬木)家具产权登记证》,也为行业发展带来新的亮点。


线上化本身就是一种趋势,只是疫情之下加速了这种趋势。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红木家具企业扎进新零售这片新“红海”中,寻求更多的曝光机会。中信红木就是最典型例子,它在2019年就成立了新零售部门,给门店进行客源导流,而在今年疫情期间着实为公司业绩提升贡献了不少力量,“我们中信红木按前四个月的业绩达成来看,受到的影响还算不大”,可见,中信红木的决策十分具有前瞻性。

 

国寿红木今年也在大力打造新零售营销体系,升级调整其品牌官网,同时投放百度竞价和其他线上渠道广告。据负责人表示,已经取得了不错效果,咨询的潜在目标客户也在不断增多。实际上,明堂红木、雅宋红木、居典红木、古森红木等企业也不甘落后,加强了新零售渠道建设,形成线上化,以减轻市场环境施加的压迫感。

 

不可否认,2020年靠熬是过不去的,红木家具企业也都在想尽一切办法创新和突破。泰和园启动了当代君子品牌全国“城市合伙人”招募,对于一个向来做私人定制高端艺术家具的品牌,这种模式显然很接地气。泰和园创始人邵湘文说“要让更多的国人用上有灵魂、‘正能量’的高端艺术家具。”

 

“走出去”方面,卓木王是个“积极分子”,包括CCSA中国家居风尚大典、DDS当代家居潮流观念展、“新国货:文化IP赋能中国品牌”企业家论坛、广州国际高端定制生活方式展览会等等,这些非红木性质的活动不仅带来了企业的品牌曝光,更重要的是,通过与不同领域企业的碰撞交流,让自己变得更好了。这也验证着那句话“谁能更早地走出去,谁就有可能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和更光明的未来”。


疫情之下,谁都无法独善其身。这些企业面对压力和逆境依然顽强执着地走了过来,显然,它们已具备极强的抗逆能力,打击再强劲,也能满血复活。而它们的活法也揭开了红木家具未来生存游戏的序幕,告诉其他企业:必须积蓄起属于自己的抗逆能力,才可能在这场“黑天鹅”之中成功转型,在未来的不确定性中走得更远。



(稿件由品牌红木提供)

(责任编辑:中国红木网 hongm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