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木网





顺德家具行业为何“火”了




2020-11-08         
  “双十一”销售旺季到来,佛山市美梦思睡眠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忙得几乎没有吃饭的时间。该公司近几个月的国内市场销量迅速上升,不仅补上了年初的“缺口”,而且全年已增长约30%。

  对于交付周期较长、对市场趋势更为敏感的外贸企业,这样的火爆场面从半年前就开始了。“虽然很多新订单都没有接,但是也已经排到了明年2月。”佛山市宝纳斯家具有限公司(下称“宝纳斯”)总经理章辉林面临“幸福的烦恼”。

  家具成为今年“疫外”火爆的多个产业之一,这连许多业内人士都没有料到。作为中国最大家具制造产业基地之一,顺德率先感受到变化的脉搏。从外贸到内销、从线下到线上,从家用家具到办公家具,全行业“火”了起来。

  然而,正如疫情是一把“双刃剑”,迅速回暖的市场本身也是,新的风险正伴随着新的机遇而至。

  今年很“反常”

  “基本上各类型的家具企业都在忙。”顺德区家具协会副秘书长林浩森注意到。

  从顺德乐从镇沿着佛山大道一路往南到龙江镇,10多公里的马路两旁,大部分位置都被家具企业占据。其中,位于龙江的亚洲国际家具材料交易中心每年交易额超200亿元,是国内规模最大、最繁忙的家具材料市场之一。

  “8月开始的几个月,市场一直非常旺。”已经在龙江经营了20多年的佛山市李泉皮革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泉说。作为上游材料商,李泉的生意好坏直接反映着下游家具成品企业的经营状况。在他的客户中,面向国内三四线城乡市场的家具企业购买力尤其强劲。

  疫情对家具行业的冲击毋庸置疑。几个月前,佛山市伊丽梦莎家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伊丽梦莎”)负责人徐桂芳曾到外省多地拜访客户,发现不少实体家具卖场都关闭了。但是从七八月开始,公司订单量逐渐回升。“8月至今销量同比增幅近40%,年初至今同比增幅约20%。”徐桂芳说。

  对于伊丽梦莎这类以内销为主的民用家具厂商来说,下半年是传统的销售旺季。在上半年下滑的情况下,即便只想维持全年营收持平也意味着,下半年必须比往年更加大幅度增长。“从目前情况看,保证全年营收与去年持平肯定没问题。”佛山市伊思曼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熊朝银很有信心。

  一些开展外贸业务的家具企业增长更加令人意外。在乐从,宝纳斯公司的仓库里,几乎堆满了待运出的办公椅。该公司专注于办公椅业务,订单量从今年3月就开始增长,今年累计同比增长达200%,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2月。在龙江,佛山市精一家具有限公司(下称“精一家具”)今年的总体销量仅3月销量有所下滑,其中海外业务在近几个月快速回升。精一家具总经理朱政臣对此很意外,“今年很‘反常’。”

  “坚持沉淀基础的家具制造企业已现复苏迹象,特别是出口板块表现抢眼,部分出口企业的订单成倍增长,他们的复苏爆发力更大。”佛山市顺德区乐从千皇床具有限公司董事长、乐从家具协会常务副会长陈润祥说。

  两个市场,两个增长逻辑

  快速回升的销售额、订单量背后,是全球家具市场正在客观喷发的,和家具企业主动发掘、管理的需求。

  在许多国家普遍居家办公的情况下,为何办公家具市场反而需求火爆?“国外大型企业一般会负责保障其员工在家办公的必要条件,先考虑是否有正常办公环境然后才是能否创造工作价值,也就需要购买办公椅给员工使用。”章辉林分析说。由于出口订单的周期较长,所以对细微的变化与趋势更加敏感。当其在年初预见到市场必然“饥饿”的趋势后,就立即与经销商沟通提前下订单,这才使得该公司订单从3月就开始增长。

  长期的外贸经验也让企业更从容地应对危机。“我们分析原因后发现,公司在‘外循环’上继续稳定,与企业过往多年的稳健经营息息相关。”主要经营高端户外家具的佛山市顺德区锡山家具有限公司(下称“锡山家具”)董事长秘书王维说,与其合作的大都是20—30年的老客户,受疫情冲击不大。与国内其他大型出口企业同行交流中,王维得到的反馈也普遍是订单不降反增。

  林浩森认为,与其他“疫外”火爆的市场相似,在供给层面,一批落后产能在上半年退出,在需求层面,一部分上半年受阻的消费需求在下半年得到释放,而且客户在选择厂商时也更加关注品质,就为优质企业创造了更大空间。

  同样是增长,但是国外市场与国内市场基于不同的逻辑。“国外采购商一旦在二季度将此前的库存卖空,第一时间会向中国采购,因为海外其他国家的产能还未能完全恢复;国内方面,以内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加快构建,也给了很多企业机会。”陈润祥说。

  包括陈润祥的企业在内,顺德家具企业顺应着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大趋势。对于原先就以国内销售为主、有线下渠道的企业来说,它们更加主动地开拓天猫、京东、抖音等电商渠道,纷纷在“双十一”期间开展大力度的营销活动。

  原先以出口贸易为主的企业,在转内销时一方面针对国内市场调整产品线,一方面也积极布局线下渠道。王维介绍,今年锡山家具在产品上引进了“零甲醛”环保材料,还参加了国内产业链上下游的许多相关展会,并跟一些房地产项目、大型文旅项目进行合作,“不仅是我们自身资源更多地倾斜,现在大家都想要进行资源整合。”

  “疫外”风险怎么防?

  眼看家具行业形势“疫外”一片大好,却伴随着不得不注意的新风险。

  “禁止哄抬薪酬”“促进人才流动透明化”“加强从业人员管理和培训”……11月5日,顺德区家具协会公开发出的《家具行业用工秩序公约》,反映出当前行业内招工难的窘境。就在几天前,顺德区家具协会还与区人力资源协会联合在“英才顺德”大型户外招聘会中特设了家具行业专区,从制造一线到设计、营销、管理,均存在缺工情况。

  老员工有流失、新人难招到。在宝纳斯公司,有的工人选择了回家乡发展,有的是去了顺德其他企业。章辉林发现,家具行业还面临被跨行业“挖角”。“今年许多行业都很火爆,有的就开出了高薪从其他行业挖人。”对于人力市场的变化,章辉林也很无奈,只能选择尽量把现有的员工留住,“订单多了就慢慢做,做好做精。”

  对出口企业来说,即使招到了足够多的工人,也并不一定能接下更多的海外订单。受疫情影响,海外一些国家的物流不畅。同时,由于国外制造业的停顿,能够出口到中国的货物减少。船运公司为了节省成本,货柜在卸货后仍然大量积压在国外码头,导致家具企业有货运不出、有单不敢接。10月的缺柜情况尤为严重,顺德还专门组织了国际运力协调沟通会。“希望各大航运公司加大调配力度支持顺德重点外贸企业,共度时艰。”顺德区经促局相关负责人说。

  由于订单交付周期较长,所以如果不善于控制成本,或者遇到意外的环境变化,甚至可能出现“体量越大亏损越大”的局面。今年初,主营欧美高端市场的广东爱米高家具有限公司的产品曾经一度滞销。随着陆续接到和完成新的订单,公司负责人谭素珍碰到了新烦恼,人民币汇率近来在升值、原材料价格也在上涨,而出货必须按照与客户既定的美元价格。这就意味着,虽然出口额看上去不变,但是企业利润下降了。

  相比于汇率,原材料价格的问题相对可预测,企业也更容易通过调节排期、集中采购等方式主动应对,但是也不轻松。“原料涨价的周期和幅度非常考验企业的供应链管理能力。”章辉林说。从今年初到9月,顺德家具行业的实木涨价2次、海绵涨价7次、纸箱涨价5次……根据顺德家具协会预计,第四季度的材料价格仍有上调可能。

  “不管怎么样,都要逆流而上吧。”徐桂芳说,事在人为,况且现在的情况比预想的好得多。
(责任编辑:中国红木网 hongm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