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木网





俄木材出口紧收:意料之中,影响深远




2020-10-15         

俄罗斯总统普京9月30日在有关林业问题的会议上责令政府禁止未经处理的木材不受控制地出口,并且宣布:自2022年起俄罗斯禁止出口针叶原木和珍贵硬木的木材。这一发言引起业内广泛关注,被认为是俄材出口政策的重大转折。

事实上,这并不是俄罗斯林业发展政策的急转弯,关注俄罗斯木业的人士并不会觉得突然。俄罗斯关于未加工和粗加工木材出口的禁令,也许会迟到,但终归不会缺席。

政策早有法律依据

2018年5月21日,俄罗斯通过了对联邦森林法第29条的修正,增加第6.1部分,内容如下——

“6.1   至2030年12月31日,针叶林木的采伐只能用于俄罗斯联邦境内加工或在俄罗斯联邦境内对未加工木材(樟松、云杉、冷杉、雪松和落叶松)的使用”

修订后的联邦法自2020年1月1日起生效。

较真地说,就算2020年1月1日起就禁止针叶原木的出口,也属于正常区间。因为俄罗斯法律对此类内容的禁令,规定的是最晚日期——2030年12月31日,在此之前所有对针叶原木出口的禁令,都在联邦森林法的射程范围内。

相比联邦森林法的修正,普京本次宣布的政策,在时间上有所提前,并加入了珍贵硬木的管控对象。

正因为这样的“微整”,米舒斯京在与副总理举行紧急会议时表示:“我们正在填补空白,以排除个别类型木材被出口的可能性。因此,根据政府法令,我们将调整相应的列表。”

也就是,联邦森林法早有规定的针叶原木出口禁令,立法先行,跟进落实;对于个别类型木材,则先上车后买票,反正要从法律和举措两方面完整执行总统的指令。

新战略下的必然选择

在看似“一刀切”的针叶原木出口禁令之前,俄罗斯也曾经采取过相对柔和的调控方式,通过定额和增加关税,激励俄罗斯境内木材深加工的发展,限制原木及粗加工木材的交易。

根据俄罗斯联邦2017年12月12日第1520号政府令,自2018年1月1日起对针叶类商用木材(在质量和尺寸上适合工业加工和原木形式使用的木材的统称,含原木、碎木、树墩含脂木和工艺木片)实行关税配额,总量为400万立方米。配额出口,税率6.5%,但每立方米不少于4欧元,配额外,按普通出口税率25%,但每立方米不少于15欧元。获得配额的主要条件是,木材加工产品在本公司的森林出口总额中占一定比例( 2018年1月1日为20%,2019年1月1日为25%,等等 )。这份额很小,很多大型出口商很容易做到这一点,因此,实行新配额的实际结果很可能是,俄罗斯东部地区原木出口每年增加约400万立方米,主要是向中国出口。

手段与目标割裂,这是俄罗斯不能接受的,而且局部性的调整,并不能满足俄罗斯木业发展的全局和长期利益。

2016-2018年,俄罗斯工贸部会同自然资源与生态部、联邦林业署、大型林业企业和咨询公司一道拟定出俄罗斯联邦至2030年森林综合体发展战略草案,并于2018年9月获得政府批准。

战略的目标是实现林业可持续管理以及森林使用、保卫、保护和再生产方面的创新有效发展。森林保障了林业经济的超前发展、国家的社会和生态安全以及俄罗斯在林业方面必须完成的国际义务;提高森林工业长期竞争力,扩大森林综合体对俄罗斯社会经济发展的贡献。

森林综合体发展战略成为了现阶段俄罗斯林业发展的基本战略,进入2020年,俄罗斯政府则不断推进对这一战略的完善和修改,而这种“改作业”的主要方向,则是通过提高监管水平,完善增加森林综合体对经济的贡献,提高俄罗斯在全球林产品市场中的份额。

这也就不难理解,普京为何会因出口管控的疏漏而严厉斥责,“微整”版的出口禁令,背后是俄罗斯林业“强监管”周期的必然选择。

现阶段俄罗斯林业政策看似纷纭复杂,本质上都是“强监管、提质量、促投资”的具体体现。

谁是“早起的鸟儿”

通过回顾近些年俄罗斯木材出口相关政策的调整,我们能看到这次紧收并不是突然袭击,有前瞻性的木材企业可能早有布局和应对。

对于紧收政策,还是有相当多木材企业感受到了危机,毕竟这是行业性强限制性政策。

俄罗斯林业市场的多数市场参与者认为,全面禁止原木出口是一项危险的举措,可能会对整个行业尤其是远东地区林业市场的经营产生负面影响。受未加工木材的限制性出口关税影响,远东地区许多公司的盈利能力已下降。

能对本次调整保持乐观的企业,往往是提前布局了加工产能的大公司,如果它之前还面临原材料短缺,甚至会对这一政策拍手称快:俄境内原木的供应会更充足,原木采购方的议价能力会进一步提升。

那些实力弱、产业链短,重心放在原木采伐,习惯于赚“快钱”甚至“黑钱”的企业,将在俄罗斯政府出口限制和交易严格管控的双重夹击下,面临巨大的挑战。

俄罗斯近年来每次提到木材出口管控,都必然同时提到交易监管问题。本次工作会议,普京还呼吁逐步在林业领域建立垂直管理体系,并进行严格的非刑事化;木材及其交易登记系统应于2021年1月1日起试运行,7月1日起正式运行。分管林业的俄副总理阿布拉姆琴科表示,俄政府将会同海关和税务部门对每笔木材交易进行监控,如果托运的木材没有原产地证明,则所有相关交易都会被阻断。

工业木材出口有限公司,在俄罗斯木材行业深耕十几年,掌握了充裕的林权,2018年前后,公司敏锐感受到俄罗斯林业必将迎来重大的政策调整,通过在国内创办协同运作的山东得桢实业有限公司,以及在俄罗斯列索市建立新厂区,积极布局多元化、长产业链的发展方向。

公司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完成产业样貌和实力的重大提升。

下面是2018、2019岁末年初的场景,能看到丰富的资源和初露端倪的新方向:

2020年秋季,多样化的产业布局已经更加清晰,加工的深度更是肉眼可见:

作为流淌着中国血脉,沉淀着丰富俄罗斯元素的木材企业,我们深知,必须尊重俄方发展战略以及相关政策,坚持合规经营,立足中俄两国“绿色发展”的最大公约数,以身垂范,让木业的“中国制造”走出去。

 

(责任编辑:中国红木网 hongm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