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木网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2020-10-26   新浪收藏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曾雪萍

  中部集团董事长

  湖北省老年书画家协会副会长

  武汉书画研究会会长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友会总会副会长

  兼武汉校友会会长

  武汉新的社会阶层联谊会名誉会长

  雪 萍 自 白

  人活着,要走心。

  我很早就规划自己的人生为三段式:官一时,商一段,文一生。

  现在回头一看,差不多是活成了这样子。很庆幸,也很舒心。

  我也算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只是走上社会后,先当官,后经商,身不由已。

  到近年,随着年龄趋老,名利逐渐淡泊,不知不觉又拿起了笔,重拾最爱的舞文弄墨了。

  由于还在经商中,不能抽出整块时间拜师学艺,我只好通过各种方式自学。

  自学也有自学的好处,沒框框,胆子大。一有闲暇或一时性起,写字,画画,刻印章,废寝忘食,乐此不疲。

  时间一久,还自以为有所收获。所以这次就拿出部分水墨习作来展示。

  我知道,我的这些画作还远远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更不谈形成自己的风格和个性。但我在内心里,仍然是有追求的。

  首先,我的这些习作,绝大部分都是用水墨所画,极少用国画颜料。我以为,中国画与书法同源,用毛笔和墨画中国画应该是最具传统意义也是最具国画价值的画法。线条、墨色的变化无穷,完全可以将中国画艺术不断推向新的境界。

  其次,我的这些习作,基本上都是写意,且大写意居多。陈丹青讲:“写意画要求画家具有传统功力,更要求有学问的滋养。传统功力不容易训练,学问更需要时间的积累“。南朝谢赫的“六法论”中,一曰“气韵生动”。明代画家董其昌说:“气韵不可学,此为生而知之,自然天授。”然而,他也同时表示,亦有可以提升“气韵”的方法:“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古人称这类画为“文人画“,亦称”士夫画“。近代陈衡恪讲“文人画有四个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因此,我认为,一幅好的文人画,不仅要赏心悦目,更要回味无穷。通过书画来抒发文人的情怀,不在乎画面的真实度和准确度,也不在乎是否对客观自然界的准确记录,只在乎是否抒发自己的情感,应是中国画的主流。

  我相信,不断追求,定有成就!

  正因此,恳请大家,不吝赐教!

  曾雪萍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雨巷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放逐人生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今日美食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晚秋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清风河骨

  墨道君晚行

  我也算从小就爱写写画画。高中时,很幸运遇到书法极好的语文老师贺少安先生(他后来调回老家,曾任湖北省黄冈市第一任书协主席),我偷偷地模仿,最后竟成了学校里毛笔字写得最好的学生,经常抄写表扬稿、通知什么的。

  回乡后,成了大队文化程度最高的人,自然继续表演我的“特长”。有段时间,我画了很多身边人的素描,有人现在还保留着呢。

  上大学时,我先后在校学生会当文体部长和学习部长。当年最得意的事情之一,就是举办了三次大学生书画展,自己的作品三次被“照顾“性的评为一等奖。

  走上社会后,先当官后经商,身不由已,书画爱好,几近荒废。直到近年,名利趋淡,不知不觉又拿起了笔,重拾最爱的舞文弄墨了。渐渐的,我在朋友们的心目中,又从商人转化为文人。连穿着也改了,西服、领带几乎不用,而买了一大堆各式唐装,搞活动必穿。

  文人靠外表是很难装出来的,得靠真才实学。由于还在经商中,不能抽出整块时间拜师,我只好通过各种方式自学。自学也有自学的好处,沒框框,胆子大。一有闲暇或一时性起,写字,画画,刻印章,废寝忘食,乐此不疲。

  2016年8月,我刚任武汉书画研究会会长不久,在原武汉老领导的提议下,我和另外两位也爱好书画的原机关老同事,共同举办了一次《墨道君行晚》的书画展。这是我的书画首秀,领导和朋友们给了我很多的鼓励。

  今年5月,我又拿出部分水墨习作,由武汉美术家协会和武汉书画研究会主办了一次个人展。大家又给了我更多的肯定和鼓励。

  每日一印,是我必须做的事情。这两年不停地买石头,各种各样的,看中就买,估计现在储存有几千方了,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用完。去年出了一本篆刻集,湖北日报还作了专题介绍。

  前年,在出版社的支持下,武汉书画研究会创办了一个国际国内公开发行的《雅风》书画杂志,我任主编。:从选题、组稿、编辑、印刷、发行,都得操心。好在大家反映还不错,值得。

  这几年,朋友们跟我交往,常索要字画。开始我有求必应。后来学会“拽”一点了。倒不是很缺钱,重要地是要告诉别人,你索要的不仅仅是字画,而是我的心血。也有朋友出高价买的,拍卖可以,私下我不卖,感觉不自然,不习惯。我最开心的是每年在老家过年写对联,晚辈们往往要求把同样内容的春联写上两幅,一幅贴起,一幅收藏。有的还振振有词地说,等到穷付极地时候,再拿出来卖。虽是半认真半开玩笑,我听着开心。

  朋友们,做热爱的事情,任何时候都不晚。据说,现在老年大学的书画班位子难求。欢迎有兴趣的老年朋友们,加入我们武汉书画研究会,有许多学习和展示的机会!习书画家,愉悦自己,也给后代留下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正所谓:

  书画可传承,我写我开心。

  莫道君行晚,夕墨真如金。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曾雪萍老师为微财网题字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曾雪萍老师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友会题字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财经人的艺术人生:曾雪萍的书画情怀 (责任编辑:中国红木网 hongmu.info)